光速中国韩彦:投资小鹏汽车、满帮后,要培养10位比自己强10倍的投资人

光速中国韩彦:投资小鹏汽车、满帮后,要培养10位比自己强10倍的投资人

文 | babayage

编辑 | 笑 笑

噪音充斥这世间,二十年后我在何处?

有别于早早建立人生梦想的成长模式韩彦最初的成长动能,来自“我不想……”

学生时代,韩彦拿到了8块无线电国际竞赛的金牌,这项比赛的主要形式:在极大噪音和极快播速的干扰下,尽可能准确记录摩尔斯电码,“手上写着30秒之前听到的,耳朵和大脑要听和记忆现在。”

多年以后,在庞杂的信息噪声中辨析有效信息、在时间维度建立思考与行为的异步协调,这两项本领成为了韩彦跻身头部投资人的看家法宝。可在当年,这些本领指向的合适岗位,只有旅顺港核潜艇上的现代通讯兵。家人的劝阻,逼得韩彦被迫成为一名“别人家的孩子”,考入上海交大通信工程专业,入职微软中国。

然而,这份旁人求之而不得的工作,却成了韩彦迫不及待想要改变的困境,“在微软实习一年,工作一年多,不到3年时间,我已经能看到自己10年、20年后的样子,也看到了微软中国业务的发展趋势”,舒适、稳定、小资模式的精致……对韩彦来说,个个都是贬义词。

他将目光投向了全球第一咨询机构麦肯锡,这几乎是一个不可能完成的任务,当年的麦肯锡中国的招聘模式刻板且苛刻:每年仅面向全国顶尖的几所高校,开放个位数的名额。偏偏在2005年,麦肯锡开放了一次社招,可想而知,这铁定是一次“大逃杀”式的血腥PK。整整8个月后,韩彦见到了自己决赛的对手,“之前在英特尔,一位很出色的朋友”。

最终,韩彦笑到最后,成功“吃鸡”。

接触到投资,看清了梦想

感谢朋友的朋友的女朋友的男朋友

加入麦肯锡前一秒的韩彦:“只要能加入,什么部门都行。”

加入麦肯锡后一秒的韩彦:“后台研究部门?那怎么能行!”

人人都有改变人生的念头,可只有极少数人能像韩彦一样不惜命地努力,6个月时间,他用两倍的工作量斩获了Top 5的业绩,从数百名研究员——来自顶级名校顶级专业——中脱颖而出,如愿转型咨询师,走上了前线。

虽然实现了目标,但二倍界王拳模式却并未关闭,在咨询师岗位高强度奔跑三年,韩彦收获巨大:服务对象遍及TMT领域顶级巨头,包括华为、中兴、西门子、中国移动、大众汽车等等,自己的学习能力、思考能力、表达能力、逻辑能力、推演能力,都在残酷考验下一一得到历练。

两倍的努力付出,收获两倍的认知,对于人生未来,韩彦也清晰起来。麦肯锡的工作模式,需要韩彦在短时间内快速了解一个行业,并以最逻辑、最完整的方式表达出来,向甲方传递行业最有价值的核心信息。但是,咨询行业的工作止于信息传递,落地实施是甲方自己的事情,看不到自己的想法落地,“总觉得缺点什么”。

幸运的是,韩彦得到了帮助老虎基金调研中国教育行业的机会,从彼时如日中天的新东方,到尚未因热梗而声名大噪的蓝翔——“印象最深的是和蓝翔校长喝白酒”——韩彦用双脚丈量了中国教育行业。

2005年,新东方获得老虎基金2250万美元融资;2006年9月,新东方成功登陆纽交所,根据其上市招股书显示,老虎基金占新东方股份的14.91%。韩彦惊喜地发现,VC/PE这东西,完全能够弥合自己事业中抱憾的部分,“不仅同样考验眼光、思考和推演能力,还能推动事情落地。咨询是告诉别人正确的方向,投资却是自己上手射箭,即便不能箭箭命中靶心,可也是实打实地参与了事业”。

世人常以“萌生”形容理想生长的过程,韩彦的理想却是直接以完成态砸进了心窝脑海。以韩彦的性格,他的选择可想而知:通过“朋友的朋友的女朋友的男朋友”,他将简历送到了创建不久的光速中国。

2008年,拿着只有前一份工作一半薪水的韩彦出现在了光速中国的办公室,身边只有三位同事。

在人生岔路的另一侧,是就读于全球顶级商学院MBA的机会,是有2000+名中国员工、全球第一咨询企业的巨大舞台……

他却懒得犹豫一秒。

从咨询到投资:

快速成长的捷径是结识牛人

科创人:入行之初,您感受到咨询行业积累的能力哪些可以复用,哪些能力最需要提升?

韩彦:投资和咨询都需要抓大放小地去理解行业,需要有能力推演行业以后的演变,这些是麦肯锡的工作经历给到我的。但是咨询工作的“抓大”实在有点太大,接触的全部都是企业一把手,从党委书记、CEO,title里都带圈的(C某O)。所以从麦肯锡到VC行业的时候,我花了两三年时间,把自己从2万米高空降到了30米高空——更深入、更贴近、但又不能掉进细节。好在从上到下比较简单,相比之下,我观察到一些运营出身的投资人,他们是从30厘米的高度走向30米高空,看得太仔细以至于看什么东西都是问题,抽身出来特别难。

科创人:投资行业普遍信奉打破、创新,不太在意沉淀、传授,很多投资机构中都缺少“师父”这个角色,加上光速中国当时又是初创,您是如何在投资行业起手的?

韩彦:一是从自己熟悉的领域入手,二是不断结识具有高认知、行业认知能力的人。光速在2011年中国独立运营后启动的最早案例之一就是途家,我选择旅游因为我爱好旅游,相对熟悉一些,接下来就是想尽办法不断结识行业最牛X的人。2008年我还只是一个投资经理,那时能找到联系方式的只有黄页和企业官网,我给所有我能找到的旅游行业从业者打过电话,包括艺龙当年的CEO崔广福,几年后我们作为同行见了面还跟他提起过这个事,他是想不起来了(笑)。

通过近乎扫街的模式认识人、寻找机会、积累知识,最终与途家结缘。相比起携程、艺龙的差旅服务,途家定位于度假,很有潜力。虽然投资途家是我最得意的投资之一,业界评价也很高,但对当时的光速来说远远不够,我们依然还很稚嫩。

科创人:您当时的认知里,“成为一名合格的投资人”标准是什么?

韩彦:从识别投资领域到落地投资项目的完整能力。旅游是我的爱好,但投资不能只是基于爱好。我记不清在哪里学到的这句话,“每天认识三个牛X的人,再让他们每个人介绍三个他认为最牛X的人给你”,在我没有理解“人”的价值之前,就隐约觉得这个方法似乎很靠谱,决定先照着做,疯狂打电话、认识人,不断丰富自己对各个行业领域的了解。

积累一段时间之后,光速圈定了一些具有潜力的行业,并提出了“技术推动行业变革”这个词来定义光速的投资方向——我一度认为这就是互联网投资,后来同行跟我说,WWW.COM才是互联网投资,你这个叫“互联网+”(笑)。

投资“人”的投资人

科创人:投资人韩彦是以“投人”“人性投资”闻名的,您什么时候意识到,创始人是一个创业项目的核心价值?

韩彦:这是一个积累的过程,但真正让我深信不疑,确实有一个明确的时间点:新浪微博的诞生。我发现人和人真的可以无限链接,于是从疯狂打电话变成了疯狂发私信。在行动中感受行动的意义,在与人打交道的过程中感受人的价值以及人与人链接的价值,这是我认知野蛮成长的阶段。

当时我给自己定的目标是要认识各个领域最牛X的人,BAT除了创始人之外10个最牛的业务专家我都要认识。

就这么折腾着,认识了王刚(时任阿里副总裁,天使投资人),他听说有个叫Herry(韩彦英文名)的人不停打探谁是最牛的人,说“我也很牛啊,他怎么不找我啊”。

现在想起来,投资满帮是一个里程碑。王刚见到我之后谈起了他的五个梦想,第一个是把出租车链接起来,后来有了滴滴;第二个是将货车链接起来,后来有了满帮。他把张晖(运满满创始人,后与货车帮合并成立满帮)介绍给我认识的时候,我才知道物流行业原来如此落后,有巨大的想象空间。我鼻子比较好,嗅到血腥味,200万美元、18%投进去,再也没松手。

通过人理解行业、通过人把握机会、通过人实现回报,人确实是所有伟大事业的核心。

曾经:什么行业赚钱

现在:什么人能改变世界

科创人:光速早期的投资呈现出一定的行业性、领域性,但在近些年,您越来越强调“改变世界”的价值,投资领域也越来越广泛,这些变化的背后您是如何思考的?

韩彦:最大的原因是创业者在产生变化,从最早的为了创业而创业,之后是海归派创业,后来优秀的年轻人、大学生第一选择是创业,比如蘑菇街的陈琪,我觉得现在30岁左右的年轻人非常优秀,不仅能力很强,而且没有边界感。他们可以成为未来世界级公司的创业者,这种预感让我非常激动,未来十年中国会诞生出许多世界级别的企业。

创始人的格局决定企业的格局,既然创始人越来越有打破固有边界的能力,投资人自然也不能固守着传统的行业划分去判断价值。此外,这批创业者的偏执与心力极强,他们就是看到一些不顺眼的事情,不计代价地燃烧自己也要去做些改变。这也意味着他们并不虚浮,他们的梦想来自客观存在的价值,所以落地能力普遍很强。

另一方面,光速也在不断成长,也需要有更高的价值追求,我们现在就是要抓住金字塔尖的这些优秀创业者,一起去做改变世界的事情。

科创人:您认为出色的创始人,具备哪些特征?

韩彦:从咨询做到投资,我见过的人太多,除了一些基本原则,其实很难抽象成功创始人的标准画像,属实是什么类型的都有。做投资久了你会发现,成功的项目并不是刺摘得最干净的,厉害的创始人也不是完美无缺,有的创始人甚至说句完整的话都有困难,但事业做得风生水起。

如果要举例子的话倒是很多,比如何小鹏(UC、小鹏汽车创始人),我不是UC的投资人,但听说他从互联网出来做汽车我就去拜访他,当时是他刚加盟小鹏没两天,交流之后当场就说我要投他。

科创人:投资小鹏的决策逻辑是?只投资了一轮的原因又是?

韩彦:首先,何小鹏足够优秀、足够疯狂;其次,VC参与造车项目的唯一一次机会就是第一轮。后面需要的资金太多了,我们第一期人民币基金规模有限,大家也担心公司的估值高,这也是为什么我们只做了一轮的原因。

聚焦固然重要

但打破边界才是目标

科创人:想请教下,同样是一面墙,光速如何判断哪些是自己应当遵守的投资边界,哪些是需要一脚踢开的认知障碍?

韩彦:我认为所有的墙都应当拆掉,只是你很难在第一天就把墙都拆光。以小鹏汽车为例,小鹏最初融的都是人民币,中后期才转成海外结构,当时我们的人民币基金规模很小,大家有约定单笔上限,这是我们的墙,你说是边界也是,你说是障碍也没错,在我看来是同一个东西,只是我们需要把握,该拆哪些,先留着哪些。

最初光速只投早期,比如200万美元、20%,而且只投一轮,但随着能力的成长,我们能投的规模更大、轮次更多。

拆墙是目标,留着墙是循序渐进的理性,但目标才是你要一直追求下去的,尤其不要把理性与犹豫、恐惧、惫懒混为一谈。

隐藏模式:管理者韩彦

科创人:谈谈错过的投资项目吧,滴滴、快手、摩拜、美图……

韩彦:没投A轮的滴滴、快手、摩拜、美图有遗憾,但也算正常,组织里的每个人在不同历史阶段对问题的理解不一样,而每个组织也都要维护自己的运作原则,这是团队磨合的一部分。虽然错过了一些优质项目,但也因为更多的团队内的磨合,投资了小鹏、满帮。

优秀的投资项目注定是非共识的,非共识也注定了会有分歧性的判断和决策。

科创人:似乎触发了一个隐藏关卡,投资人韩彦的故事很多,管理者韩彦的身份不太为人所知,您是什么时候开始意识到团队对于投资工作的重要性?

韩彦:在早期我确实是独狼式的投资人,可有一次在面试的时候,无意中听到面试对象说了一句话,光速有个叫Herry的很厉害,什么都被他覆盖到了,那其他人来做什么呢?这句话对我触动很大,既高兴又伤心。实际上这些年下来,我不断证明自己、投入退出,可也越来越能看到自己的天花板。我从投资经理做到合伙人到基金创始人,就不能让投资人韩彦的天花板束缚光速的成长。

前面谈到墙的话题,自己其实是最需要打破的一面墙,所以我必须搭建一个团队,一个平台。

科创人:您的管理风格是怎样的?

韩彦:从投资经理到创始合伙人,我完整经历了投资行业的各个工作岗位,这点不太常见,所以我既能理解年轻人在各个阶段时的需求与渴望,又能知道应该如何为他们赋能——赋能型管理者,我认为这是我的管理风格。

我特别希望看到光速成为一个平台,能够把一批价值观类似的人聚集在一起,他们可以性格各异,但他们价值观类似,有成就他人的长期主义心态,通过平台赋能,一起去做更牛X、更大的事情,去支持更多、更有意思的非共识。

作为合伙人,我必须思考创业的真正目的,它必定不是一个人的飞奔,作为股东,你有义务为年轻人打造平台和成长体系。国内的投资机构大多数都是正金字塔型的,而国外成熟的投资机构大都是倒金字塔结构,顶部是一群风格迥异却有共同价值取向的成熟投资人。如果我能带出10个比我强10倍的投资人,我会非常开心,这是我未来20年的一个目标。

30岁韩彦 VS 40岁韩彦

科创人:著名的“年轻投资者”如今也迈过不惑的门槛,与10年前的自己相比,如今您的投资理念有哪些明显的变化?

韩彦:确实,在投资初期,我会觉得投资成功是自己判断的结果,赢得的一切都是靠我自己。今年是我从业第13年,眼下我的感受是,所有成就都是综合因素共同构成的,其中最重要的是创业者本身,这个人要强,因为创业太难了,需要心力、体力、格局、性格多重因素。另外我的体会是,这个世界的“大道”不受任何一个人的影响,而大多数人都在白忙,所谓成就,是一阵风把你从这推到了那。

另外,成就一件事最核心的要素,往往只是几个最简单决定,使得你没有乱跑,使得你的心是安定的、稳定的,使得你没有被外面的噪音迷惑。然后,如果你运气也不错,就会有些成就。

科创人:对于未来有怎样的规划?

韩彦:我希望自己和光速都能达到Be Water的状态,到了不惑之年,更能理解李小龙的这个理念,遇到热烈的我们就是气体,遇到低温就是固体,遇到什么形状的项目我们就变成什么样的形状,不拘泥于自己的形态,柔软但是强大。

全球化趋势不改

数字化生态价值远超国产化替代

科创人:来谈谈一个非共识吧,很多人都认为目前全球化的趋势放缓甚至停滞了,但光速却在强调全球布局、联动,您如何看待全球化的未来?

韩彦:趋势不会有大的变化,我认为摩擦恰恰是全球化进程发展到一定阶段的必然反应,这种阶段性的波动不会改变大的走势。

科创人:问一个套路问题,作为资深投资人,未来一两年您看好哪些行业的发展?

韩彦:有很多普遍共识,比如新能源汽车和社会整体数字化。其中有两个领域我特别看好,一个是生物医药,过去一年里产生了很多突破,我相信算法、算力和更多维度的数据进入到这个行业之后,生物医药领域将产生更多、更巨大的突破和飞跃,以往打不开的黑盒将被全新的技术手段解码。另外,我觉得整个中国还是缺少软件和基础架构的支撑,中国科技领域需要更多的基础软件、操作系统和基础硬件。

科创人:这部分是否可以理解为国产替代?这似乎与您看好全球化进程的判断不符?

韩彦:注意,我没有用“国产替代”这个表达,我看重的是生态价值,只有成熟、完整的生态才能有力支持更多的科技创新,我们希望看到更美的鲜花,看到更高产量的庄稼,就一定要有自己的土壤、森林甚至杂草。“国产化替代”本身并不创造新价值,但国产化科技基础设施的不断完善,能够完善我们的创新生态,有生态才有更大的未来。

–End–

往期嘉宾(部分)

华映资本合伙人 章高男,华傲数据CEO 贾西贝,ASF董事 吴晟,唯品会 联席CTO 鲁鹏俊,微步在线 CEO 薛峰,前喜茶 CTO、维格表 CEO 陈霈霖,融云 CEO 韩迎,神策数据 CEO 桑文锋,DataVisor CEO 谢映莲,Zoho中国 CEO 候康宁,易快报 CEO 马春荃,Worktile CEO 王涛,宜信 CTO 向江旭,保利威 董事长 谢晓昉,梅花创投 创始合伙人 吴世春,星瀚资本 创始合伙人 杨歌,远望资本 创始合伙人 程浩,易观CTO 郭炜,MegaEase CEO 左耳朵耗子,PerfMa CEO 李嘉鹏,彩食鲜 CTO 乔新亮,纷享销客 CTO 林松,PingCAP CTO 黄东旭,知道创宇 CTO&COO 杨冀龙,TDengine CEO 陶建辉,SegmentFault CEO 高阳,快狗打车 CTO 沈剑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科创人”(ID:kechuangren),作者:科创人,Worktile经授权发布。

文章标题:光速中国韩彦:投资小鹏汽车、满帮后,要培养10位比自己强10倍的投资人,发布者:科创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orktile.com/kb/p/7024

(0)
打赏 微信扫一扫 微信扫一扫 支付宝扫一扫 支付宝扫一扫
上一篇 2022年3月20日 下午3:54
下一篇 2022年3月20日 下午3:56

相关推荐

  • 容联七陌CEO陈光:90后街舞少年的CEO修炼手册

    文| babayage 编辑 | 笑 笑 套路寒暄过后,没忍住唐突一问:贵庚? 陈光笑答:1990年生人——2019年,成为容联七陌CEO、执掌数百人团队的陈光,29岁。 心中窃喜,深挖硬刨出一份超速成长攻略,供关注成长的诸君参考。 与普通为敌的街舞少年 梦想自带成长体系,逐梦者目标明确、意愿强烈 …

    2022年3月20日
    12800
  • 流程管理的五个阶段是什么

    流程管理的五个阶段是:1.准备阶段;2.流程规划阶段;3.流程建设阶段;4.流程推行阶段;5.流程运营阶段。准备阶段的主要任务是进行信息收集,从而识别现有流程中的问题,为后续的流程规划和建设工作提供参考。 1.准备阶段 准备阶段的首要任务就是收集大量的原始流程信息,信息越是准确、详细,管理者越能够充…

    2022年11月13日
    3500
  • 神州数码集团CIO沈旸:最佳实践模式正在失灵,开源加速分布式创新

    国防科学技术大学工学学士学位、上海交通大学工学硕士学位。曾任SAP中国全球支持中心咨询顾问、SAP美国数字转型服务部门技术架构师、企业规划与商业智能团队负责人、神州数码控股有限公司首席信息官。 文 | babayage 编辑 | 笑 笑 在与沈旸的交流中,感受到他有一种独特的“疏…

    2022年6月11日
    5800
  • PerfMa“寒泉子”李嘉鹏:成长和创业都要能人所不能,真强者何惧资本寒冬

    文| babayage 编辑 |馨 月 李嘉鹏看似一路666的成长之路,靠的是超高强度自我驱动。 问题驱动逼出JVM大神最受不得辜负他人期待 大学时期李嘉鹏主修Flash/ActionScript/Flex,本以为自己会偏向前端发展、做个页游什么的,但入职阿里后却被安置于支付宝架构部,这让他第一时间…

    2022年3月20日
    17200
  • 什么是统一威胁管理 (UTM)

    统一威胁管理,通常缩写为 UTM,是一个信息安全术语,它指的是在网络中的单个点提供多个安全功能的单个安全解决方案,通常为一台单独的安全设备。UTM 设备包含的功能通常包括:反病毒、反间谍软件、反垃圾邮件、网络防火墙、入侵检测和预防、内容过滤以及防泄密。 什么是统一威胁管理 (UTM) 统一威胁管理,…

    2022年11月7日
    4100
  • 什么是 DDoS 攻击

    分布式网络攻击通常称为分布式拒绝服务 (DDoS) 攻击。这类攻击利用适用于任何网络资源(比如为公司网站提供支持的基础设施)的特定容量限制。DDoS 攻击会向受攻击的 web 资源发送大量请求,目的是超出该网站的多请求处理能力,从而阻止网站的正常运行。 什么是 DDoS 攻击 分布式网络攻击通常称为…

    2022年10月18日
    45400
  • 企业如何落地实施研发效能度量?

    研发效能度量是当下软件研发领域最火热话题之一,互联网企业和传统软件企业都在关注研发效能度量领域。 尤其在数字产业化和产业数字化的大背景下,研发效能更被视为一家科技公司的核心竞争力,也被部分管理者奉为圭臬。 然而研发效能度量虽好,但要在团队中真正实施落地起来,却不是那么容易。 总结起来有以下几个原因:…

    2022年4月8日
    22600
  • 如何提高研发效能度

    提高研发效能度需要做到以下几点:1、从痛点入手;2、从全局切入;3、用户获益;4、持续改进;5、全局优化;6、效能平台架构的灵活性;7、杜绝“掩耳盗铃”;8、做自己研发效能平台的第一个用户。 1、从痛点入手 很多时候,当我们手上拿着锤子的时候,看什么都像钉子。但是研发效能的提升恰好是反过来了,我们要…

    2022年11月16日
    2900
  • 业务管理包括哪些内容

    业务管理内容包括:1、业务战略 2、财务分析 3、生产制造 4、销售和人力资源 5、其他。业务管理包括销售、财务、人力资源、生产制造等各个部门以及业务管理相关的应用。这些具体的管理体系是由不同的组织结构、资源和职能所组成的一个整体。 一、业务战略 根据业务目标制定不同的业务战略。有:1)实现既定目标…

    2022年11月6日
    4800
  • 项目集是什么

    项目集是经过协调管理以便获取单独管理这些项目时无法取得的收益和控制的一组相关联的项目。协调管理是为了获得对单个项目分别管理所无法实现的利益和控制。项目集中可能包括各单个项目范围之外的相关工作。 项目管理协会(PMI)把项目集定义为“经过协调管理以便获取单独管理这些项目时无法取得的收益和控制的一组相关…

    2022年11月30日
    800
联系我们
关注微信
关注微信
分享本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