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快站金庸:有情有义,90后技术创业者的问剑之路

搜狐快站金庸:有情有义,90后技术创业者的问剑之路

文| babayage

编辑 |笑 笑

因户口入职搜狐

科创人:《科创人》采访前会尽量多地查阅采访对象资料,但您的资料确实难搜……向读者们做下自我介绍吧。

金庸:(笑)这个名字不加其他关键词是很难搜,我1991年出生在江西南昌,家里是做生意的,2007年考进北大,2014年北大计算机硕士专业毕业,毕业后的第一份工作就在搜狐快站,中途短暂离开过一次,不到一年又回归,接手快站做独立创业。

科创人:16岁考进北大,按照常人标准无疑算天才少年了,这份经历对您有没有产生比较特别的影响?

金庸:说实话,我的成长轨迹总是和比我出色的人在一起,从农村到镇上再到考进当地最好的中学,之后是中国最好的大学,每到一个地方都觉得身边人比我出色,我总是扮演追赶者的角色。到了北大这个感觉更明显,我们宿舍隔壁有一位数院的朋友,每天半夜在走廊自言自语碎碎念着,你觉得人家有点怪,可他刚上大三就去MIT了。

所以我真没感觉自己是天才,也一直要求自己保持努力和上进,不进则退。

科创人:当时为什么选择加入搜狐?

金庸:快站的团队人才构成很优秀,清北华科的朋友很多,还有直系学长背书,感觉在这里能成长得比较好,另外还能解决户口(笑)。搜狐快站是2013年开始开发的,进到搜狐我就在这个项目的底层架构组,非常底层的那种,研发推送系统、统计系统包括图片剪裁等等。

科创人:底层架构部分的需求由谁来提出?

金庸:更多的是同行间讨论,那时候还没有太多云服务,不管上层业务怎么样,底层的服务其实是大同小异的,同行之间的交流高效又实用,只有一些具体业务相关的才会去和产品部门沟通。我还是很怀念那一年,那是我技术能力提升最快的一段时间,感觉有些像在学校的实验室,不断设立目标、挑战技术难题,专注又清静。

转型管理阵痛难免

科创人:转型管理是技术人成长的一道槛,您是什么时候开始接触管理工作的?

金庸:2015年底,快站准备推出新的业务线,我带着20多人的团队攻坚社区SaaS产品,这个项目做了差不多一年。当时的搜狐就是几条业务线同步启动,看谁做得好就抽人加入。

科创人:这次岗位转变给您带来了哪些挑战?

金庸:首先是管理转型带来的挑战,技术出身的人觉得写代码是天职,我管理团队后依旧有80%左右的工时在做Coding,直到HR找我谈话“你们团队那谁谁都想离职了你知道不知道”?

我反思了一下工作方法,发现问题在于我的管理动作,是将产品的整体方向拆解成任务目标、按照人力结构分发给大家,每个人看到、接收到的信息都是片段,只有我自己知道整体目标和规划,这就导致大家工作得非常松散,也不知道自己忙了一顿究竟为了什么。所以我逐渐把自己Coding的占比一路降到了20%,大量时间在做沟通,每周都要与每个员工进行一次1对1深聊,从工作、技术到情绪管理深入了解,保持信息双向通畅——当然,也养成了夜深人静Coding的习惯,夜里思路清晰,坚持写代码也有助于保持对技术的敏感性。

科创人:有没有考虑过一直坚持做技术专家,不走管理路线?

金庸:没有,我对于管理转型是有预期的,我这人比较爱折腾,学习管理技能是我渴望的历练。大学那时候导师说看你这么年轻,不如读博吧?我都已经走上读博这条路了,发现实在待不住,迫切希望出去闯一闯、实现自己的价值,这才转了硕士。如果我能静得下来做纯粹的技术专家,可能我就会安心读博了(笑)。

还有一点,就是做产品的思路完全不一样了,做底层架构的时候技术功能是第一需求,但做业务产品的时候,用户的体验、交互等等,这些是最重要的。我们的客户基本都是长期混迹互联网的各路站长,但我本人其实不太玩社区,对于社区的一些功能是按照自己的理解去开发的。印象最深刻的是做投票系统,看了下别人是怎么做的,就开始按照自己的理解去开发,但是推出之后用户数据上不去。我们赶紧做调研,用户反馈说得非常清楚:投票活动的本质是将用户引流到落地场景,比如把用户拉进社群做维护,这是做投票类活动的本质目的,而我们的系统投票功能做得很强大,但与用户运营完全脱节。

科创人:您有否调整产品研发的思路?比如先做深度调研再做研发?

金庸:还真没有(笑)。我大学导师倡导的工作法是:只要效率高、速度快,不妨先动手,等到做不下去了再反思问题进行调整。在他看来,过度思考导致的耽搁是比较常见的浪费,我们这种工作方法比较适合效率高的团队,最大化自身优势。做投票系统那时就属于做不下去了,必须停下来深刻反思,但这样的时候也并不多。

重情而离 重义而归

科创人:2017年底,您离开快站,当时快站发展到了什么程度?您离开的原因是不看好快站的前景还是?

金庸:到我离开之前,是快站+畅言(国内唯一的评论插件平台)两条业务线的管理者,团队有100多人。离开的原因和快站没有关系,完全是我私人原因,当时我个人感情出了些问题,陷入了严重的情绪低谷。

科创人:我记得查阅您个人资料时看到过,您大学的第二学位是心理学专业?

金庸:对,我的家庭中父亲和哥哥都有比较明显的情绪问题,最初学习心理学也是为了帮助家人,工作后也感受到学习心理学能够让我具备不错的同理心,懂得从对方的立场上看问题。但医者不能自医,2017年那次我觉得不换个环境我就要撑不住了,其实心里非常愧疚,我很清楚自己的离开会对团队造成多大影响,在我走的时候已经有很多骨干提出离职了。

科创人:科创人采访过很多技术创业者都遭遇过情绪问题,优先照顾好自己才有能力承担其他责任,您的选择无可厚非,这次离开达到调整情绪的目的了吗?

金庸:还是有效果的,去的另一家公司是人工智能领域的独角兽企业,入职后就面临着一个又一个技术挑战,对于我转移注意力、平复情绪有很大帮助。但自己调整得好了,对快站的愧疚就更加强烈。2018年7月,搜狐副总裁樊功臣来找我,当时他也要离开搜狐,他说如果他离开了,我又不肯回去,快站这块业务一定没人做,等待快站的结局就只有废止。

2018年搜狐的大战略就是实现盈利,所有非盈利项目要么裁员、要么砍掉、要么剥离。樊功臣——我们叫他隔壁老樊,是快站项目的发起人,我们都对这个项目有很深厚的感情。在我离开之后快站就只是一个维系的状态,前面说过我离开的时候团队有100人,我回来的时候,不到一年的时间,只剩了10几个人,技术人员唯一的工作就是改bug。

科创人:是不是说,搜狐上下除了老樊和你,其他人并不看好快站?

金庸:准确说,在盈利这把悬在头顶的利剑之下,看好快站前景的人确实不多,但外人毕竟是外人,对于快站这个项目,老樊和我有自己的判断,我们也是做对了很多事才发展了这么久,比如这个项目自始至终就没有碰过PC端,一直坚持在移动端发力。在2018年7月那个时间点,我们也都对快站的商业化有信心,最终决定,我们一起推进快站独立商业化,我会担任快站新公司的CEO。

我们一边把快站从搜狐的机房外迁到云端——这事还挺难的,搬迁过程中不能中止服务——一边和Charles(张朝阳)讨论独立的事宜。关停快站毕竟也不是个简单的事情,牵涉到很多用户服务的存续,所以最终确定:快站独立,搜狐占股。

痛并快乐的创业路

科创人:2018年9月那个时间点,快站只是一个被搁置了一段时间、也并不盈利的项目,那除了CEO比较帅之外,快站是如何吸引人才的呢?

金庸:(笑且并!没!有!反!驳!)描绘未来、股权承诺这都是必须的嘛,最简单粗暴的方法是给出很高的薪资,不能空谈理想。快站团队招人标准还挺高,所以团队里都是十分优秀的精英人才,与更优秀的人一起共事成长也会更快。我们希望对方有独立决策的能力,快站的很多决策是大家一起讨论定下的,团队里每个人的想法都有机会被实现,能切实感受到自己创造的价值,不像在大企业里只能做一颗螺丝钉。

科创人:商业化转型进行得顺利吗?

金庸:趋势还不错,从结果看,2019年还是亏损的。我这个人心比较大,相信团队人才和产品的潜力,所以并没有迫切追求盈利。即便2019年亏损,我年底也给员工发了双薪——但我自己没有。

虽然商业化只有一年多的时间,经历的波折还真不少,2019年上半年收入增长得很快,导致我也出现了一些误判,快速扩张了团队规模。误判在于:快站2013年立项以来积累了大量老用户,商业化启动阶段主要付费用户来自老用户转化,而我误以为是销售的转化给力,所以扩张了销售团队,甚至搭建了代理渠道。随着时间推移我们开始意识到事情不太对劲,复盘的时候发现,新用户的引入和转化占比非常低。那时候我对销售团队说了一句比较狠的话,“不要被好产品给养废了”,必须要将新用户转化率提上去,目标是5%。我也亲自站到销售一线,给用户打电话推进销售转化,发现这个事情肯定有难度,快站还是要进一步确立核心优势,产品、服务都要持续迭代打磨。发现问题之后,我们施行了一些被证明有效的方法,比如之前是大群运营客户,现在全部都在企业微信内维系关系,产品、运营、销售、技术都在企业微信内直接面对客户,也包括我自己。2020年疫情后收入稳步上涨,目前已经实现盈利。

科创人:2020年疫情对业绩影响大不大?

金庸:1、2月影响非常大,但3月后还不错,并且明显能够感受到客户所在行业比例发生了变化,比如电商还有直播需求的客户明显增多了,头条生态的占比提升速度高于微信生态,生态在哪,客户在哪,我们就在哪,这方面我们的调整一直很敏捷。

疫情会让更多的传统业务加速转移到线上,我们对未来这段时间的发展比较乐观。

科创人:2020年新产品和新服务方面有哪些计划?

金庸:上半年以微信生态服务商定位,深化快站平台在微信小程序和公众号的业务能力,完善小程序的营销能力和直播场景,增强公众号管理工具的能力;下半年定位是企业微信服务商,为企业微信客户提供工具服务,打通客户微信、小程序、公众号、企业微信,帮助企业用户完善从引流、转化到运营客户的全生命周期。

还有一个新的业务尝试,抖音第三方数据开放平台,利用大数据追踪短视频市场趋势及流量趋向,助力抖音创作者账号运营内容定位、粉丝增长、粉丝画像优化及流量变现。

科创人:我们观察到快站至今都还没有进行融资,以快站目前的业务流水和盈利能力,似乎早就可以进行融资动作了?

金庸:这可能是我个人的执念,我觉得赚钱的方法很多,赚钱并不难,大不了我还可以回家接班做生意(笑),但那不是我想要的。比起拿一个账本去跟人谈合作、谈投资,我更希望带给合作伙伴一款充满生机和希望的产品。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科创人”(ID:kechuangren),作者:科创人,Worktile经授权发布。

文章标题:搜狐快站金庸:有情有义,90后技术创业者的问剑之路,发布者:科创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orktile.com/kb/p/7014

(0)
打赏 微信扫一扫 微信扫一扫 支付宝扫一扫 支付宝扫一扫
上一篇 2022年3月20日 下午3:50
下一篇 2022年3月20日 下午3:52

相关推荐

  • 融云CEO韩迎:飞信十年珍贵历练,做To B别有取巧的心思

    文| babayage 编辑 | 笑 笑 4年苦修通信工程 两年职场转型销售 韩迎大学就读于中国互联网黄埔军校之一的北京邮电大学通讯工程专业。毕业那年,韩迎短暂纠结过是要考研还是加入外企,但在那个年代,外企是职场鄙视链顶端的存在,面试套路满满都是“正宫范儿”,“给你留指标、给你签就业协议、给你北京户…

    2022年3月20日
    10900
  • 弘玑Cyclone CEO高煜光:从RPA到超自动化,以客户需求构建战略纵深

    高煜光 上海弘玑Cyclone创始人兼CEO 曾担任惠普企业数据服务及业务发展大中华区总经理,带领团队制定了多种创新增长战略,为多个全球及国内知名企业客户提供专业的咨询实施服务。 于2015年创立上海弘玑Cyclone,已成为中国领先的人工智能机器人流程自动化(RPA)软件和平台供应商,客户遍及中国…

    2022年3月20日
    13100
  • 贝壳金服史海峰:经济适用型成长 不苛求上限 不放弃底线

    约访史海峰小有波折,技术圈交际广泛的他推脱说“自己跟大多数人一样,虽然努力成为其中的少数,但没什么鹤立鸡群值得一书的”。 但《科创人》恰恰需要这样一位朋友现身说法,作为以记录科技创业者成长心路、缓解成长焦虑为己任的媒体,尝试寻找并分享不同起点、不同路径的成长模型是应有之义。 技术大道非一,成长之路千…

    2022年3月20日
    10000
  • 好用的知识库管理系统有哪些

    这里整理了国内外最好用的10款知识库管理系统,适用对象从团队到个人,他们分别是:1、PingCode Wiki;2、Baklib;3、有道云笔记;4、印象笔记;5、RemNote;6、石墨文档;7、Notion;8、语雀;9、幕布;10、Obsidian。具体功能我们将在文章中介绍。 一、团队知识库…

    2022年3月18日
    37600
  • Kyligence韩卿:立志做出中国自己的全球顶级数据平台

    文| babayage 编辑 |馨 月 2016年初,Kyligence成立。这次创业,不只是一次追求商业成功的尝试,更承载着韩卿本人怀揣多年的信念:在国际基础软件领域立足并领导行业。 从中国来,到全球去 韩卿讲述了对自己产生了巨大影响的三段经历 一.韩卿大学毕业后的第一份工作就职于浙大中控。浙大中…

    2022年3月20日
    15600
  • 青藤CEO张福:挑战最难之事,追求世界级网络安全产品

    文| babayage 编辑 | 笑 笑 张福此人内心汹涌,掩盖于灰白T恤、运动裤、白色洞洞鞋之下,初见时很难感受得到。多年来,投资人、合伙人、员工,对他评价出奇一致:追求极致的网络安全技术,不断尝试挑战世上最难的事,极度淡泊名利。 网络安全,此生信仰 张福初中就迷恋计算机,同龄人大都把计算机当作游…

    2022年3月20日
    7900
  • 易快报创始人兼CEO马春荃:擅长自黑的改良派,创业就是带着未知跑步前进

    文| babayage 编辑 |笑 笑 技术人不急于培养综合能力 2003年,毕业于北大的马春荃没有选择出国或进入名企大厂,而是加入了一家多位北大学长联合创建的新公司,理由便如一些技术出身但志不在Coding的专业人士一样:“希望能够挑战更复杂的事务,培养综合能力。” 如其所愿,在快速熟悉公司业务之…

    2022年3月20日
    10600
  • 白山云科技CTO童剑:积极是态度更是方法,怀念4点起床敲代码的日子

    文| babayage 编辑 | 笑 笑 童剑记忆力惊人又极具耐心,采访持续了近三小时,他慷慨分享了无数成长细节,可惜篇幅所限,本文仅能记下十之一二。 天生极客的非典型大学生活 看书看报看杂志 搞机搞网搞实验 童剑几乎是碰到电脑的第一秒就觉醒了天赋血脉:极客。大学四年,他和计算机谈了一场风花雪月的恋…

    2022年3月20日
    5900
  • WebRTC 系列之音频的那些事

    WebRTC (Web Real-Time Communication)是一个支持网页浏览器进行实时语音对话或视频对话的 API。W3C 和 IETF 在2021年1月26日共同宣布 WebRTC 1.0 定稿,促使 WebRTC 从事实上的互联网通信标准成为了官方标准,其在不同场景的应用将得到更为…

    2022年3月16日
    32900
  • 维格表创始人陈霈霖:喜茶数字化转型的结晶是vika维格表

    文| babayage 编辑 | 笑 笑 金融基酒的IT人生 在《科创人》的专访名录中,陈霈霖异类得过于醒目:大学就读于北师大商学院金融系,人生梦想是做一名职业经理人,系统性深度学习IT技术是毕业入职金山游戏之后的事。 陈霈霖将独特的成长路径归因于原生家庭影响。别家孩子接触电脑,要么是玩游戏产生兴趣…

    2022年3月20日
    9900
联系我们
关注微信
关注微信
分享本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