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SE大中华区董事长江永清:真开源要有打磨技术的匠心,要能持续创造社会价值

SUSE大中华区董事长江永清:真开源要有打磨技术的匠心,要能持续创造社会价值
永清  SUSE大中华区董事长

江永清于2012年加入SUSE,先后任职北亚区总经理、APJ销售副总裁,于2021 年开始担任大中华区董事长。江永清曾于2007年至2012年间,任职EMC下属企业RSA大中国区总经理;1995年至2000年间担任Sybase中国区总经理;2000年至2007年间,在升阳微电子、网络联盟以及海波龙(Hyperion)等企业担任行业或中国区总经理职务;1984年至1995年间在美国硅谷ABB和Sybase从事软件开发工作。

文 | babayage

编辑 | 笑 笑

1982年,江永清毕业自上海交大计算机学院,距今整整40年。

婉拒“前辈”“大咖”这类恭维,他称自己“只是个打工人,也没创过业,一枚IT老兵而已”。 

上海疫情凶猛,倒也给了《科创人》陪伴这位IT老兵回忆40年峥嵘的机会。爱上修机器的初中生

江永清打小就是个聪明娃,初中二年级时被老师选中,到上钢五厂学习修电动机。把一个旧的电动机拆掉,根据钢片的磁化程度计算如何配线圈,这在当时也算是一个技术活儿。一起去的同学们陆陆续续被淘汰回家,唯独“能从头到尾把一个电动机修好”的江永清留了下来,和两位师傅成了搭档,承担所有修理工作。

几个月下来,江永清对修理马达着了迷,完全失去了读书的兴趣,直到后来发现工作过程中涉及到电工学的许多微分和三角知识“根本不懂”,才七个不情八个不愿的回去读书。

这一读就读进了上海交大计算机专业。

中国最早的外包团队 主动请缨跟老外谈生意

『直到今日江永清还记得:初到旧金山,站在一座大楼上俯瞰来来往往的宝马轿车出神,身边一位同事笑着说:“你做什么白日梦?”』

1982年毕业后江永清选择了留校。回忆起青春岁月,他的语气中多了几分凡尔赛味儿的调侃:“我觉得自己读书读得也不好,就没考研,给一位管理学院的老师打工。”

上世纪80年代初,个人电脑有数十款,仅操作系统便有10余种,这位管理学院老师是典型的“老克拉(有阅历、收入高、思维超前的上海男性)”,嗅到商机就成立了公司,依托人脉资源接着硅谷那边的零碎活,江永清和他的几位同学无意中参与了可能是中国最早的IT外包事业。

做了一段时间,老师需要找人帮他跟老外打交道,江永清主动请缨,“我说我读书读得最差,但外语还不错,我来跟老外谈生意”。

在2022年春天的江永清看来,这是他人生中最重要的一个瞬间,“同学们给我起的外号是胖子,他们看见我举手,说‘胖子是不是神经病,为什么要做这个事情’?但我当时就是有一种感觉,有一个问题出现了,我要挑头把他解决掉——当然,自己这一辈子也有不少举错手的时候(笑)”。

就这样,“书读得不好”的江永清,在1984年第一次踏入硅谷——以商务谈判代表的身份。不久之后,交大新领导走马上任,一看“这帮小孩子这么舒服”,一纸调令将江永清调回了国内。

“去到美国的时候,感觉美国也就那样,可真回了国,又觉得眼前的生活模式太单调。”

恰在此时,在美国认识的商业伙伴抛来了橄榄枝。1979年,老牌世界五百强企业ABB在北京成立办事处,之后的多年时间内一直深度参与国家电网改革的系统工程,相关技术支持岗位急需能够掌握相关技术、又通中文懂中国的复合型人才,江永清完全符合岗位画像。

30多年后,江永清依然记得当年与电力体系内前辈工程师们打交道的情形,他们专注、勤奋、持续学习、心怀理想,这些特质也极大影响了江永清的事业观,“跟这些前辈汲取了很多养分”。

空降归国,无兵无马

『我经常跟同事说:我随时准备着老板走进办公室说:Andy,你走吧。我会说:没关系,你只须告诉我从哪个门出去,不用告诉我到底错在哪里。』

作为改革开放后第一批闯荡美利坚的青年,个中艰辛不足为外人道也,一句“都过去了”云淡风轻了十年岁月。只是,《科创人》在江永清近20年前的笔记中翻到了这段文字:“老板在许诺给我办绿卡之后突然有一天告诉我绿卡没法办了,那真是一种天崩地裂的感觉;我刚来中国时,国内的商业环境非一两句话所能形容,有时我们眼看就能成功的项目,莫名其妙就丢掉了,原因也说不清楚。”

前半句,是他美国生活的至暗时刻,后半句,则是他职业生涯一次大跨度挑战之后,遇到的多重危机之一。

无论是在ABB还是之后转投Sybase,江永清在硅谷的前10年内,一直扮演着“码农+销售”的融合角色。随着亚太地区的经济高速发展,大陆地区的发展潜力引起了硅谷技术企业的注意,Sybase便是其中之一。江永清先是成为了亚太地区的售前负责人,随后,Sybase为他专门创建了一个岗位,将他派驻到香港的亚太总部。

因为风险极大、前途未知,家人极力反对,但江永清对自己有着清醒的认识,“技术天赋有限,不断更新技术对我而言很痛苦,如果有机会我希望向其他方向发展”,因此顶住各方压力,走马赴任。

复盘而论,这是江永清职业生涯最重要的一次跃迁:正式进入核心管理层,负责开拓全球最有潜力的市场。然而,当年摆在江永清眼前的,却是成吨的尴尬与近乎为0的资源支持:亚太部本有一位美国领导,那个为江永清量身定做的岗位,任谁看都与这位美国人有着重合的部分,但对方经营多年、根深叶茂,江永清空降而来、无兵无马无实权。“说实话,当年完全没有ready,前不久我和夫人还回忆起了那段日子,那时候我跟她说,这一趟回国也就3个月、最多半年。但情况超乎想象的难,身边没有共事过的人,唯一的办法是就事论事,所有的流言、道听途说和猜测都被我挡在了门外。”横竖都是一团混沌,他索性将技术理念中的“所见即所得”活学活用,无论与人打交道还是处理各类事物,一切以客观事实为沟通凭据,几番下来,倒是独辟蹊径的打开了一些局面。

Tips·“打工人”江永清的管理心得

·直言不讳。比如看到一位下属有优点,也有一些需要改进的地方,我会不折不扣地跟他说出来。

·管理销售人员不要畏难,一些重要的销售人员掌握了大客户、大单子,非常重要。但是如果你犯怵,那么大刀阔斧的改革计划实现起来就会遥遥无期。

·智慧=现实+理想+幽默,全是现实,没有理想和幽默,就会显得非常冷酷;全是梦想和幽默,那只能生活在幻想中。

·不拉帮结伙。

1995年,江永清正式就任Sybase中国区总经理,在他坐镇中军帐的5年内,Sybase中国不断攻城略地,开拓出金融、电信、政府、制造等行业的数百家客户。 

科创人:如果您能回到过去的某个时间点,给当时的自己一个建议,您会怎么选?

江永清:(沉思片刻)一是想回到1995年,告诉自己不要做短期的决定,不要为了当时以为过不去的槛做任何带有副作用的决定;如果还有机会的话,我会告诉自己多留意细节,魔鬼都在细节里,不要太粗枝大叶。 

我们这一代出国的人,没有太多参照物,会很担心拼搏来的一切一夜之间消失掉,加上我的个性比较容易紧张,两者交织在一起会有很多不必要的焦虑。有一位比我还大两轮的老大哥总和我说,“小江,这些都没什么”,现在我觉得很惭愧,当时自己夸大了很多东西,其实没有什么大不了的。 

科创人:科技创新人群普遍压力大、面向未知、身前没有参照,您对于后辈有什么调节情绪方面的建议?

江永清:大家都做得比我好,如果硬要说个建议,多读书,知识能消解未知,能打掉很多对于不确定性的焦虑。

不惑之惑父亲病故,闯荡变蹉跎

新世纪渐行渐近,事业蒸蒸日上,迈入不惑之年的江永清,对于未来的期待值也随之拉满,公司内部的晋升体系已无法满足他对成长的渴望,他逐渐将目光投向外部,“那时创业已经成了一股热潮,早些年选择从商的人中已经出现了商界大佬,年轻人也涌现出一批新贵,说不心动是假的”。

按照江永清原本的规划,他有足够的耐心等待最佳机会出现,然而,2000年,江永清的父亲胰腺癌去世,“69岁,不是很大,对我来说是一次巨大的打击”。 

父亲的意外去世打乱了他的心境,所有的冷静规划都被抛诸脑后。遭遇重大变故,有人消沉、一蹶不振,有人亢奋、试图以猛冲猛打对冲心中成山成海的哀恸,江永清属于后者。面对一家企业许诺的丰厚回报,他没有细想便投身其中,结局——“当然是没有拿到。”

6年多时间内,江永清多次改换门庭,但在错误的方向上,即便付出搏命级的努力,也注定收效甚微。“有一次出差,我太累了,就在休息室睡了会,后来有以前的同事和我说,有人看到我了,‘都不想跟你打招呼,觉得老板现在没落了’。我心里很难受,这些人以前曾经是对我最好的人。说到底,人生越成长,容错性越低,一次失误可能需要很多年去纠正,一次误判这辈子可能就蹉跎进去了。”

顿了一顿,江永清笑着说道,“不过也不是那么消极,现在大家都大谈特谈35岁危机,其实只有35岁,多好的年纪。时间真的很快,在我看来就是毛头小孩子一样的年纪,千万不要放弃自己,不要急于进入所谓稳定的生活,要保持成长、保持学习”。

人生的第二曲线,从EMC到SUSE

2007年某一天,在蹉跎中磨平了棱角、消散了锐气的江永清,一脸问号地看着EMC中国区CEO递来的Offer,“当时完全不知道为什么会选到我,只想拼了命也要把握住这次机会”。

过了一段日子,这位CEO才满足了江永清的好奇心:2006年RSA并入EMC之后,EMC中国区迫切希望能在安全市场打开局面,拥有安全行业从业经验、国际IT企业中国区负责人经历的江永清自然进入了选材视野,背调团队从他的前同事们到合作方摸了个底掉,待到双方见面,EMC方面对于江永清已经有了判断。

RSA对于中国市场不可谓不重视,基于长期规划投入了大量资源,然而,中国安全领域的政策逐渐收紧,虽然没有一步到位掐灭外企生存空间,但趋势已经一目了然。江永清不得不继续寻找机会,他的下一站来到了Novell——SUSE历史上的三个东家之一。

刚刚加入Novell时,江永清对“开源”是真正意义上的门外汉,“upstream是什么意思都不知道,也不好意思问”。好在当年的Novell旗下拥有安全、管理等分支的五六款产品,开源产品销售额不足20%,江永清一边推广着相对了解的其他产品,一边埋头苦学、恶补开源知识。

如前所述,SUSE在历史上曾有过3个东家:2004年被Novell收购,之后Novell又在2011年被私募公司Attachmate收购,再之后Attachmate又被Micro Focus收购。2019年3月底,当增长型投资者EQT宣布完成从Micro Focus收购SUSE的交易之后,业界最大的独立开源公司就此诞生。不管母公司如何变化,SUSE的发展似乎都没有受到影响,一直保持着快速增长的势头。机缘巧合下,江永清把握住了晋升机遇,先后担任SUSE北亚区总经理、APJ 销售副总裁,以及大中华区董事长。

当年的开源门外汉,如今已成为中国地区最有力的开源理念布道者。

开源理念布道者

科创人:2021年7月,宣布加入欧拉(openEuler)开源社区,当时的报道中有句很有趣的话:“很少有人知道,2020年,当江永清把加入欧拉开源社区的想法汇报到董事会后,居然很快获得了支持”,这个居然有些微妙,能否介绍下当时您的想法,以及SUSE为何如此支持?

江永清:科技领域、开源领域的全球化趋势受挫,正在转为割裂的封闭,这是大家都看得到的事实,虽然我个人发自内心希望技术无国界,但毕竟人要面对现实。但SUSE作为一家德国企业,很务实,也很尊重中国市场,因此愿意投入资源帮助中国开源社区成长发展。 

SUSE内部文化也很民主,有一次一款产品版本升级,我问能不能不要14号,中国这边14和西方那边的13一样不太吉利,结果下个版本直接从12跳到了15(笑)。

科创人:相对比较成熟的开源社区,中国开源社区的氛围、文化有比较大的优化空间,您对此有何见解?

江永清:2016年的时候,《科技日报》发布了一个视频,主题是强调硬核科技发展:第一,我们需要科学引导,也许它没有商业价值,但我们应该把它做得很深;第二,要有匠心;第三,要耐得住寂寞,长期做下去。这个视频让我印象非常深刻,我认为开源社区应当要有这样的精气神作为支撑,大家一起去创作最优秀、最精彩的音乐,所谓开源商业化,就是演奏家、乐团用各自的方式去表现这些音乐,看谁演奏的最精彩就能够吸引观众买票。

无论是作曲,还是演奏,都需要有匠心精神,要深得下去,也要耐得住寂寞。中国人不笨,我们有能力把技术的事情做得足够好,只要别短视、别只看眼前——不是不看利益,不要说得那么崇高,但至少要有一个很扎实的长期规划,情况就会很不一样。

科创人:在您看来,哪些标志性事件能够证明中国开源社区真正走向成熟?

江永清:科技和产品两方面,首先是科技水平到位,中国社区顶级大拿的创新、贡献在全球范围内得到推崇;其次是因为这些开源技术的诞生,能够生产出顶级的、全球买账的产品。到了这个地步,大家都会来拥抱你,就会生长出健康的生态。 

科创人:近年来您反复宣讲“真开源”的理念,您如何定义真开源的标准?为何会出现伪开源?

江永清:真正做开源的人,会从社区中汲取养分,也会不断把最新、最顶级的创新贡献进来,这样社区就会变成生生不息、不断成长的状态。伪开源,就是只索取,只顾着挣钱。 

再强调一下,“聪明人从开源社区中挣钱”本身不是坏事,关键在于是否能够长期持续,如果这个利益是可持续的,那没有问题,证明这家企业在不断为社会创造价值。但大部分急功近利的企业都难以为继,过15年后再看,这些企业都不知道哪去了,因为基础太差。 

我希望在中国真的能有一批开源玩家,有理想也有本事,他们能不断学习、不断创新、不断自我完善。

文章标题:SUSE大中华区董事长江永清:真开源要有打磨技术的匠心,要能持续创造社会价值,发布者:科创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orktile.com/kb/p/11314

(0)
打赏 微信扫一扫 微信扫一扫 支付宝扫一扫 支付宝扫一扫
上一篇 2022年5月16日 下午10:37
下一篇 2022年5月16日 下午10:54

相关推荐

  • Active Noise Cancelling-主动噪声消除

    我们生活中充斥着各种噪声,而随着科技的进步,各种音频降噪技术也不断涌现。主动降噪(Active Noise Cancelling)技术属于降噪技术的其中一种,其基本原理是通过播放“反波(Anti-Signal)”在声学环境中来抵消噪声。主动降噪已经被广泛应用到了耳机中,各种“主动降噪耳机”也应接不暇…

    2022年3月16日 技术资讯
    23700
  • 联软科技张建耀:不擅长营销的拓荒高手,企业长期发展必经管理变革

    文| babayage 编辑 | 笑 笑 爱上IT的动力工程专业生与马化腾师出同门 1998年,比同龄人早上学两年的张建耀,带着一身稚气就读热能动力工程专业,不过发动机这颗“人类工业文明王冠上的明珠”并没能拴住他的心,在需要买电话卡拨号上网的年代,张建耀对互联网产生了浓厚的兴趣。有别于沉迷于论坛、聊…

    2022年3月20日
    12500
  • Worktile王涛:创业那些坑很难避免,要磨练在坑里吸取营养的能力

     写在前面虽然本文中王涛坦诚地复盘了自己的一些失误,但这只是Worktile成长之路的插曲,切勿因本文选题原因导致对王涛格局与能力的误判(诚恳严肃脸)。 写在前面 文| babayage 编辑 |笑 笑 在踩坑中成长也许是一种天赋 采访当日见到王涛胳膊打着石膏,“陪孩子玩山地速降,第一天初级道很顺,…

    2022年3月20日
    14500
  • 宜信CTO向江旭:智者无界

    文| babayage 编辑 | 笑 笑 “今年是我回国10周年”,向江旭凝思片刻,像是为一次跨越30年的回忆之旅暖车。 此时的他,正以宜信CTO的身份主导宜信技术重构、创新和组织架构调整,意在打破内部数据烟囱与信息孤岛、提升整体运作效率,这场硬仗已持续了两年有余。 而30年前的那个冬天,大学毕业后…

    2022年3月20日
    17900
  • TDengine陶建辉 自带聚光灯&BGM的半百少年

    文| babayage 编辑 | 笑 笑 TDengine,这款定位为“专为物联网而生的大数据平台”,引爆了2019年夏天的软件圈。 2019年7月12日,涛思数据宣布将TDengine的内核(存储和计算引擎)以及社区版100%开源。 2019年7月14日,涛思数据、TDengine创始人陶建辉发表…

    2022年3月20日
    19100
  • 体验为王的时代,呼叫行业的门槛竟然这么高了?

    “呼叫中心”,这个名词你可能没听过,但你一定接触过。 800、400、12345……电话客服的那头都是呼叫中心,各种智能客服机器人背后都有呼叫系统的支撑。可以说,如今我们每个人随时随地都可能以多种形式和呼叫业务发生交集。 正因为呼叫业务的重要性愈发凸显,它的发展、进化也受到越来越多人的关注。 安全合…

    2022年4月17日
    24600
  • 知乎CTO李大海:技术服务内容、商业化依赖内容,曾被「呵呵」难到挠头

    2006年,毕业于北京大学数学科学学院数学系,先后供职于谷歌、云云网和豌豆荚。加盟知乎后,李大海先后负责过广告技术团队、数据、算法和整体社区业务,目前统筹负责知乎大数据团队、内容流通和AI新业务的拓展。 文 | babayage 编辑 | 笑 笑 2006-2010 告别数学加盟…

    2022年5月16日
    10000
  • 星瀚资本创始合伙人:当投资人杨歌遇到技术创业者杨歌

    文| babayage 编辑 |笑 笑 插画 |仙人张 Vol.1 技术青年创业梦碎?年轻人碎上两轮才叫创业 Up主:来自2008年的创业者杨歌创业项目:红外自动热像分析系统 弹幕君:来自2020年的投资人杨歌,星瀚资本创始合伙人。 这个项目是我第二次创业,2005年启动,2006年成立公司,200…

    2022年3月20日
    21800
  • Windows下Core Audio APIs的使用简介

    如今,越来越多的产品开始使用音视频功能,其中部分有开发能力和需求的用户,希望能自主实现部分端侧的数据采集和设备管理功能。本篇文章将分享Windows 下音频设备相关能力实现,重点讲述 Core Audio Apls 在实时音视频中需要用到的相关功能,针对各个功能点简单展示实现方式,并给出一些注意事项…

    2022年3月17日
    36600
  • 味多美CIO胡博:数字化是不流血的革命,正确答案藏在业务的田间地头

    曾任某国企财务部IT主管,主导企业信息化系统、网络系统、硬件系统的规划建设。现任味多美集团CIO,全面负责集团的信息化团队搭建和IT战略,主导企业OA、ERP、CRM等多项IT系统的商务、选型谈判及实施。带领味多美成为国内首家率先落地以视频识别技术为基础的自助收银系统,为集团未来5-10的信息化发展…

    2022年8月25日
    11300

发表回复

登录后才能评论
联系我们
关注微信
关注微信
分享本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