谷歌Chrome冲击10亿用户背后的秘密

Worktile
Worktile 2018-07-30 11:10 0 1312

前言

微信图片_20180727144551.jpg

( 图为Sundar Pichai 在2013年 Google 的I / O开发者大会上展示了他的Chrome主题演讲 )

延伸目标由 Google X 团队的领导者精心定义,该团队开发了 Project Loon 和自动驾驶汽车。 Astro Teller 说:“如果你想让你的车每加仑行驶50英里,那很简单,你可以稍微改装一下你的车。但是,如果我告诉你必须用每加仑汽油行驶500英里,那你必须换一辆车。”

2008年,Sundar Pichai 还是谷歌产品开发副总裁。当 Sundar 和他的团队将他们的 Chrome 浏览器推向市场时,意味着他们将有一个新的开始。2015年10月,43岁的 Sundar 成为谷歌的第三任首席执行官。今天,他领导着拥有六万名员工和800亿美元收入的公司。坦白地说,并不是一路顺畅的。但正如 Larry Page 所说,“如果你设定了一个疯狂的、有野心的目标,却没有完成它,但你仍然可以获得非凡的成就。”

新的应用程序平台

五年前,Sundar Pichai 在 Santa Clara —— 一家应用材料公司工作,从事过程工程,研发工作。有时候我想去互联网公司,一进门就能感受到 Andy Grove 的文化。这个公司在最小的事情上都非常的认真自律。在半导体工艺技术中,你必须在设定自己的目标,并通过他们自己的方式工作高度有条不紊。因此,我在应用材料公司的工作使我学会以更精确的方式思考目标。

随着互联网的不断发展,我看到了它的巨大潜力。我读到了 Google 正在做的一切 —— 我对这个主题充满热情。当他们推出名为 Deskbar 的产品时,我特别兴奋,你可以在不打开浏览器的情况下从 Windows 搜索网页——它是从任务栏的一个小窗口启动的。当你需要它时它就在那里,但只有这样。

Deskbar 是一个早期的增长工具,一种将 Google 带给更多人的方式。我在2004年加入 Google 担任产品经理,当时公司仍然以搜索功能为中心。但这一年,也是 Web 2.0 的以及用户生成内容和AJAX的兴起的一年。早期的网络是一个内容平台,但它迅速成为了应用程序的平台。我们看到互联网上的范式转移的开始,我感觉 Google 将成为它的核心。我的第一个任务是扩展 Google 工具栏的使用范围,做到可以使用任何浏览器来访问 Google 搜索。在短短几年内,我们将 Toolbar 用户的规模扩大了10倍以上。就在那时,我看到了延伸目标的力量。

重新思考浏览器

到那时,我们将为 Google 建立一个新的东西,一个构建客户端软件的团队。我们有人在使用 Firefox 来帮助改进 Mozilla 的浏览器,到2006年,我们开始重新思考把浏览器作为计算平台,就像是一个操作系统一样,以便人们可以在网络上编写应用程序。就是这种基本的洞察力催生出了 Chrome。

timg.jpg

我们知道我们需要一个多进程架构来使每个选项卡成为自己的进程,并在另一个应用程序崩溃时保护用户的Gmail。而且我们知道我们必须让 JavaScript 更快地运行,我们的目标是建立最好的浏览器。我们的首席执行官 Eric Schmidt 知道从头开始构建浏览器是多么困难:“如果你这样做,你最好认真对待它。”如果Chrome和传统的、已上市的浏览器没有明显的不同,没有比它更好,那就没有必要继续做下去了。在Chrome推出的那一年,我们的产品管理团队制定了一个顶级的年度目标,这将对Google的未来产生持久的影响 —— “开发用于Web应用程序的下一代客户端平台。”主要关键结果是:“Chrome达到了七天2000万的活跃用户。”

提升目标

在谷歌的OKR环境中,70%的成就(平均)被认为是成功的。你不必在你写的每一个OKR上都做到最好,尽管这不会让团队受到影响,但是会造成一种内在的紧张关系,因为除非你做出一定的成绩,否则你不会被谷歌聘用。作为领导者,你一定不想在季度总结时被批评,站在所有人面前,向大家解释你失败的原因和方式。这种压力迫使很多人付出很多努力去避免这种事的发生。但是因为正确的团队目标,这种事也是在所难免的。

Larry 总是擅长提高公司 OKR 的目标。他使用了一些与我相关的短语,他希望google 的人“感到非常兴奋”,他希望我们“ 对做不到的目标进行适当的忽视。”

我试图为产品团队做同样的事情。写一个可能会失败的OKR需要勇气,但如果我们想成为变强的话,就别无他法。我们故意在年底前设定了一周2000万活跃度的目标,我知道这是一个艰难的延伸目标——毕竟我们从零开始。但作为领导者,就必须尝试挑战团队,而不要让他们觉得目标无法实现。其实我认为我们不太可能及时达到目标,(坦率地说,我认为我们无法完成目标。)但我也认为继续推动我们的能力是非常那重要的。通过这个OKR,我知道一定会有所收获。我们的延伸OKR给了团队方向和衡量我们进步的标准,它让自满成为不可能,它让我们每天都在重新思考我们正在做的事情的框架,这些过程比在指定日期达到某种目标更重要。

早期,随着 Chrome 努力争取达到3%的市场份额,我们也收到了一些意想不到的坏消息——Mac版的Chrome进展慢,而只有Windows用户才会计入2000万的目标里。但也有好消息,使用Chrome的人喜欢它,它开始对增长产生复合效应。尽管存在故障,我们仍在提高对网络互动方式的认识。我们只需要找到更多用户,而且这一点迟早会发现。

当公司员工较少也不存在异地办公的时候,效率主要取决于员工的工作能力,协作的作用好像不太明显,工作的沟通与交流基本靠着成员之间基本靠“吼”,但随着团队人数的增多,其他地区事业部的成立,无论是工作的交流沟通还是企业内部的管理都成为影响整个团队效率的决定性因素,一场公司内部管理的变革山雨欲来。

深层发掘

谷歌代表着速度。这个公司一直在与延迟进行斗争,延迟数据传输会降低用户体验。 2008年,Larry 和Sergey写了一个真正引起人们注意的美好的OKR:“我们应该像翻阅一本杂志一样快速上网。”这激励整个公司更加努力地思考如何让事情更快的变得更好。

对于 Chrome 项目,我们为Turbocharge的JavaScript 创建了一个子OKR,目标是使Web上的应用程序像在桌面上下载一样顺畅。我们设定了一个近乎不可能的目标——10X倍提升,并以高性能汽车发动机之后命名为“V8”项目。我们很幸运地找到了一位名叫 Lars Bak 的丹麦程序员,他为 Sun Microsystems 构建了虚拟机,并拥有十多项专利。 Lars 是他所在领域的伟大艺术家之一,他在我们面前,没有一丝虚张声势,说:“我可以把它做得比现在快非常多。”在四个月内,他运行了十次JavaScript,和它在Firefox上运行一样快。在两年内,它的速度提高了20多倍,这是令人难以置信的进步。(有时延伸的目标并不像看起来那么疯狂。正如Lars在《In the Plex》中对 Steven Levy 说,“我们低估了我们能做什么。”)延伸OKR是一次次解决问题的激烈练习,经历了工具栏的事情后,我很清楚如何在不可避免的低谷中努力。当然,也会有不眠之夜。但无论我感受到多少压力,我对我的团队依然保持谨慎乐观的态度。

如果我们失去用户,我会告诉他们,让我们做一个实验来了解原因并解决它。如果兼容性是个问题,我会指定一个小组来解决它。我试着冷静思考,而不是太情绪化,我觉得这有帮助。谷歌受到我们的 moonshot 文化的推动,非常有野心却很难做到。我们的团队意识到 Chrome 的成功最终将意味着数亿用户,每当我们在谷歌发明一些新东西时,我们总是在想:我们如何将其扩展到十亿?在这个过程的早期,这个数字看起来非常抽象。但是,当你为这一年设定一个可衡量的目标并逐个地解决问题时,moonshots就变得可行,这是OKR的巨大好处之一。它们为通向质量飞跃的道路提供了明确的量化目标。在我们2008年的2000万活跃度目标失败后,它让我们深入挖掘。我们从未放弃目标,但我们改变了构建它的方式。

以下是想要交流的内容:“不,我们没有达到目标,但我们正在为突破这一障碍奠定基础。现在,我们将采取哪些不同的做法?“在聪明人的思维中,你最好对这个问题有很好的答案,而不是毫无头绪。在这种情况下,我们需要解决一个非常基本的问题:为什么让人们尝试使用新浏览器如此困难?这就是我们为 Chrome 寻找新的合作方的动力。在这个过程中,我们发现人们不清楚浏览器为他们做了什么时,于是我们转向电视营销。我们的 Chrome 广告代表了该公司历史上最大的离线广告活动。人们还会记得“Dear Sophie”—— 一位父亲在她女儿的成长过程中,用电子相册创造了属于她的一片天地。它展示出了从我们的浏览器轻松进入如此丰富的基于网络的应用程序,从Gmail和YouTube到谷歌地图。它引导人们将互联网作为一个应用平台。

尝试成功,尝试失败

成功并非是一时完成的。在2009年,我们为 Chrome 设置了另一个延伸OKR——7天5000万活跃用户,并再次失败,最终年底时以3800万告终。对于2010年,我依旧无所畏惧,提出了1亿用户的目标。Larry认为我们应该更加努力。他指出,我的目标当时只触及全球10亿互联网用户的10%。我反驳说,1亿实际上非常具有攻击性。 Larry和我最终确定了1.11亿用户的OKR,这是一个典型的延伸目标。

为了实现这一目标,我们需要重新发明 Chrome 的业务,并思考以新的方式增长。再说一遍,我们能做些什么呢? 2月,我们扩大了与OEM (原始设备制造商)的合作。 3月份,我们开展了名为 “Chrome Fast” 的营销活动,以提高美国的产品知名度。 5月,我们通过推出适用于OS X和 Linux 的 Chrome ,扩展了我们的用户群体。最后,我们的浏览器不再是仅限Windows的产品。到第三季度,结果仍然成谜。然后我们做了一件小事:对于之前 Chrome 的潜水用户发起被动警报。最后变成了一件大事,几周之后,在第三季度末,我们的用户总数从8700万猛增到1.07亿。不久之后,我们达到了1.11亿7天的活动时间。我们已经实现了我们的目标。如今,仅在移动设备上,Chrome的活跃用户就超过10亿。没有OKR,我们就无法达成现在的成就。 OKR是我们探索Google所有内容的方式,也就是我们一直以来的方式。

后记:谷歌在世界范围内一直是图腾一般的存在,借由OKR打造的增长奇迹,正在吸引着越来越多的中国企业将目光投向OKR。2017年,Worktile 为企业解决内部的管理和工作协同问题,将OKR管理方法以及软件落地带回了中国。自Worktile OKR应用上线以来,已有数百家企业成功部署了OKR,Worktile OKR咨询团队也积累了丰富的经验,掌握了OKR在中国企业部署实施的特点和困境。未来,Worktile的OKR电子书也将上线,敬请期待。

Worktle 免费了

评 论